显得很有耐心

- 编辑:admin -

显得很有耐心

小黑瞪大了一双眼睛,道:“你当本皇又在吹牛?张若尘,本皇告诉你,从咋们认识以来,我就从来没有说过一句大话。”
 
    “实话告诉你,乾坤神木图的内世界,本来就是须弥圣僧为了让接天神木尽快恢复元气,炼制的一件时空宝物。所以,外界过去一天,乾坤神木图的内世界已经过去十天。外界过去十万年,内世界自然过去一百万年。”
 
    张若尘恍然,道:“原来如此。”
 
    小黑继续道:“不过,乾坤神木图的内世界还不够稳定,只能让一些武魂和兽魂寄托在里面。一个活人,进入其中,只会是死路一条。”
 
    “只有等接天神木的新苗,成长到一定的程度,才能成为世界之根,让那一座世界彻底稳定下来,化为一座洞天世界。”
 
    “到时候,你就能打开乾坤神木图的画卷世界,进入其中修炼。”
 
    张若尘问道:“接天神木需要成长到什么地步,才能撑起乾坤神木图内部的洞天世界?”
 
    小****:“在五行墟界,接天神木吸收了大量木灵本源之气,恢复了部分元气,又成长了许多。若是还能吸收十倍五行墟界的木灵本源之气,接天神木应该就能撑起那一座洞天世界。”
 
    “当然,若是让接天神木自主成长,再给它一百万年的时间,也能撑起那一片世界。
 
    “一百万年?我等不了那么久。”
 
    张若尘微微皱眉,道:“十倍于五行墟界的木灵本源之气,倒也不算太难,只要找到一座木灵本源之气强盛的下等墟界,将其吸收,估计就能大功告成。”
 
    张若尘根本没有考虑去收取中等墟界的本源之气,要知道,中等墟界的强者众多,高手如云,不是他现在能够应付。
 
    而且,墟界的本源之气,一旦感知到张若尘身上的敌意,就会在潜移默化之中改变世界的规则,让那一种世界中的强者,去阻止张若尘,去杀张若尘,从而保护它自己。
 
    当然,那些强者,并不知道自己是被本源之气驱使,只会在一切巧合的情况之下,对张若尘产生出杀念。
 
    说到底,本源之气,其实就是那一座世界的天道和气运,只能在无形之中改变世界中的人和事,并不能直接下达命令。
 
    小黑问道:“你准备什么时候出发?”
 
    张若尘道:“再等一等!让修为再提升一些,去墟界战场,也会安全很多。而且,我还有一些事没有处理完。”
 
    “好!你继续去处理你的事,我也继续去调。教那两个家伙,争取将它们培养起来,将来应该能够派上用途。”
 
    小黑飞了出去,化为一道黑影,消失在房间里面。
 
    “它的实力,果然又有提升,已经不在我之下。”张若尘盯着小黑,自言自语的说道。
 
    小黑的力量一直都在,只是被封印在乾坤神木图里面,无法施展出来。
 
    张若尘已经与乾坤神木图滴血认主,只要他的修为有所提升,就能解开更多的封印,小黑的实力也会跟着提升。
 
    所以,小黑的实力,始终与张若尘相差无几。
 
    张若尘取出紫云沉香木,看了一眼,随后,进入时空晶石的内空间。
 
    他准备吸收紫云沉香木,修炼木灵宝体。
 
    在五行之中,水和木,乃是相生的属性。
 
    既然修炼成水灵宝体,修炼第二种宝体,肯定要选择木灵宝体,才会更加容易一些。
 
    ……
 
    在张若尘开始炼化紫云沉香木的时候,东域圣城的神剑圣地,迎来了一位尊贵的客人。
 
    此人,来自中域,乃是明堂的一位圣祖,驾着一片九彩祥云,飞天而来。
 
    她穿着翠绿色的宫装,身材婀娜,容颜十分清丽,娥眉修长,红唇鲜艳如同朱丹,肌肤细腻似水,给人一种天外女仙一般的气质。
 
    只可惜,如此年轻的一张美丽仙颜,却长着一头长长的白发。
 
    那一双美眸,似乎也充满沧桑之感,像是已经经历人生的无数酸甜苦辣,充满了无穷的智慧。
 
    神剑圣地的主人,玉圣,亲自出来迎接,像是一位晚辈一般,对她十分恭敬。
 
 435.第435章 明堂圣祖
 
    神剑圣地,玉圣灵山。
 
    那一个白发女子,坐在圣殿上方最中央的座位上面,占据了主人的位置,身上自带一股强大的惊人威势。
 
    做为神剑圣地的主人,玉圣反而站在下方。
 
    “鲁怀玉,你传讯的消息,可真属实?他在什么地方?”白发女子道。
 
    居然敢直呼一位圣者的姓名,此女当真是了得。
 
    玉圣没有丝毫不悦,道:“晚辈怎敢欺骗圣祖,此人现在就在东域圣城。不久之前,他通过了圣院的考核,相信最近一段时间,他就会入学,正式成为圣院的圣徒。”
 
    “他真的叫张若尘?”
 
    白发女子平静的眼中,多了几分说之不明的神情,像是十分关心此事。
 
    玉圣道:“没错。其实,他在东域,也算是小有名气,因为得到佛帝传承,被称为东域新生一代的六大年轻王者之一。圣祖,你要不要现在就去见一见他?”
 
    “见他?”
 
    白发女子沉思了许久,似在回忆什么,半晌之后,才道:“再等一等!”
 
    在得知张若尘的消息的时候,她的确十分迫切想要见到张若尘,可是,真正来到东域,却又有些患得患失。
 
    若真的是他,自然是一件天大的喜事。
 
    可,万一不是他呢?
 
    白发女子就坐在那里,一动不动,像是一尊女神雕像。
 
    玉圣就等在一旁,显得很有耐心。
 
    不知过去了多久,她似乎才思考清楚,脑海中的那一个人的影子渐渐淡去,问道:“生剑在什么地方?修复完成了吗?”
 
    “还在圣坛,由爷爷亲自出手修复,不过……”玉圣道。
 
    白发女子的两条黛眉,微微一掀,道:“不过什么?”
 
    玉圣叹了一声,道:“生剑毕竟已经断裂,想要重新修复,不是一件容易的事,需要很多煅器的珍贵材料。其中有几样材料,即便是神剑圣地也没有。”
 
    白发女子道:“只要是修复生剑,缺少任何材料,尽管告诉我,我一定能帮你们找到。这一柄剑,至关重要,必须修复成功。”
 
    玉圣点了点头,笑了笑,道:“若是圣祖能够出手助爷爷一臂之力,要修复生剑,应该不是难事。”
 
    “这。
 
    只要闭上眼睛,曾经的事,曾经的人,就历历在目,根本不会因为时间流逝而浅淡,反而让人变得更加伤痛。
 
    “表哥,为你报仇,一直都是我修炼的最大的动力,每当回忆起你死在池瑶的剑下的画面,我便伤心欲绝。八百年了,你真的回来了吗?”
 
    白发女子的眼角挂着两行清泪,心中十分自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