跟在他身后的强者

- 编辑:admin -

跟在他身后的强者

  当年,她哪怕是再快一点点,就能阻止池瑶,将他救下。
 
    可惜,就是差了那么一点。
 
    最后,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张若尘倒在血泊之中,奄奄一息,最终变成一具冰冷的尸体。池瑶提着血淋淋的剑,却扬长而去。
 
    那时的她,不是池瑶的对手,甚至无法追上池瑶。
 
    从那以后,她便刻苦修炼,努力变得强大,心中只想着为张若尘报仇。这一坚持,就是八百年。
 
    八百年过去,她还是没能杀死池瑶,心中的仇恨、愧疚、思念却更深。
 
    “人死不能复生,往事又何必再提?”
 
    长长的叹息了一声,白发女子站起身来,走出圣殿,在玉圣的带领下,向着圣坛的方向行去。
 
    ……
 
    张若尘在时空晶石的内空间,花费半个月时间,炼化了三斤二两紫云沉香木,终于,身体达到饱和状态。
 
    “修炼双灵宝体,果然比修炼单一的宝体难得多,花费半个月,竟然也只能炼化三斤二两。”
 
    既然身体已经饱和,那么只能等到突破境界,才能继续炼化紫云沉香木。
 
    当然,炼化三斤二两的紫云沉香木,堪比张若尘修炼三年的成果,修为再次提升,达到天极境中极位的巅峰。
 
    “距离圣院开学,还有半个月,在此之前,必须在东域圣城购买一座府邸,用来安置娘亲。”
 
    张若尘虽然可以住在圣院,但是,林妃、小黑、寒雪、孔宣、魔猿,全部都只能住在外面。
 
    东域圣城的管理相当严格,凡是外来人员,必须办理暂住证明,才不会被驱逐。
 
    张若尘与那些前来东域圣城的学员一样,办理的暂住证明,只有三个月的有效期。
 
    一旦过期,必须离开。
 
    只有在东域圣城买下一座府邸,才能获得永久居住权。
 
    当然,东域圣城的府邸都昂贵得惊人,特别是第七城区,即便是一座最差的府邸,也要一千万枚灵晶。
 
    如此庞大的数额,足以让鱼龙境的强者望而却步。
 
    至于天极境武者,能够拥有百万枚灵晶,就已经算得上相当富有。
 
    张若尘的身上,也只剩两百多万枚灵晶,想要凑够一千万枚灵晶,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 
    “难道又要去卖空间戒指?”
 
    刚刚浮现出这个念头,张若尘就立即摇了摇头。
 
    现在,知道张若尘能够操控空间的人,只有血灵王。只要张若尘不拿出空间戒指去卖,就算血灵王告诉别人张若尘能够操控空间,也没有人会信。
 
    一旦他去卖空间戒指,血灵王必定会放出一些风声,到时候,估计就连第一中央帝国的朝廷都会被惊动,对张若尘会相当不利。
 
    想到此处,张若尘就十分头疼。
 
    血灵王就像一根卡在他喉咙上的刺,若是不除掉她,就随时都会刺穿张若尘的喉咙,让张若尘万劫不复。
 
    “既然空间戒指不能卖,那就卖黑水琉璃晶,这样的灵宝,只要拿出去,那些圣者门阀必定会出高价购买。”
 
    “当然,也不能卖给敌人,可以卖给洛圣门阀,东域圣王府。黑水琉璃晶,不仅可以用来修炼水灵宝体,更是煅器的宝物,神剑圣地应该也会用到。”
 
    既然如此,那就先去神剑圣地,正好可以问他们,是不是已经将生剑修复完成?
 
 436.第436章 再临神剑圣地
 
    做出决定,张若尘就立即出发,赶去神剑圣地。
 
    神剑圣地,也位于东域圣城的金虹大陆,与第七城区虽然相隔遥远的距离,不过,以张若尘现在的速度,也就只花费半天时间,就来到神剑圣地的山门外面。
 
    十八座灵山,每一座都山势陡峭,多悬崖绝壁,又建造有诸多深谷秘府。
 
    站在山下,向圣地中望去。
 
    山中白雾缭绕,灵气浩然,犹如神仙的隐居之地。
 
    张若尘并不是第一次来神剑圣地,看守山门弟子早就收到上面传出的指令,见到张若尘必须要以礼相待,视为上宾。
 
    “张公子,请你先在此地等待片刻,我现在就去禀告圣地中的外事长老。”一个穿着炫黑色长袍的弟子,向张若尘抱拳一拜,就立即向灵山顶部赶去。
 
    片刻之后,一个少女的笑声响起,由远而近,逐渐变得清晰。
 
    鲁萱以脚尖踩地,犹如御风而行,很快就出现在张若尘的视线之中,远远的就唤道:“张若尘,你可算是又来了神剑圣地,我哥已经等你多日。”
 
    随着鲁萱靠近,一股淡淡的香风,扑面而来。
 
    随后,鲁翻天从天而降,轰的一声,落到地上,卓然的立在张若尘的对面,目光冷傲,充满了战意。
 
    他的手中捏着一柄镶嵌着金丝纹印的长剑,长达四尺,剑体宽厚,即便没有注入真气,也散发出刺眼的金色光华,竟是一柄十一阶真武宝器级别的战剑。
 
    “张若尘,拔剑!”
 
    鲁翻天手握剑柄,反手一转,剑尖就击在地面,发出一声爆响。
 
    如此一来,他就已经施展出一招起手式,名叫“落地生根”。
 
    张若尘有些诧异,好奇的问道:“鲁兄,难道我有得罪你的地方?”
 
    鲁翻天不言。
 
    鲁萱站在一旁,美眸滴溜溜的转动,笑道:“我哥是心中不服气,所以才会挑战你。”
 
    张若尘更加不解,道:“为何不服气?”
 
    鲁萱一副古灵精怪的样子,叹道:“他心中的女神圣书才女,将你评价为新生一代的六大王者之一。而他,号称‘翻天覆地小霸王,打遍东域无敌手’,却被圣书才女忽视,没能排进新生王者之列,肯定心里很嫉妒,肯定很不甘心,肯定想要找一个人证明他的实力。”
 
    鲁翻天瞪了鲁萱一眼,心中更加不悦。
 
    鲁萱明明是他的亲妹妹,却总是撤他的台,帮着外人说话。有这样的亲妹妹吗?
 
    张若尘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,道:“为何要挑战我?为何不去挑战步千凡和帝一?”
 
    鲁萱又大笑了起来,道:“我哥已经去过兵部大营,与步千凡战过一次,两人打了一天一夜,最终,不分胜负。”
 
    张若尘道:“如此说来,鲁兄的实力的确不凡,足以和新生王者比肩。圣书才女没有将你排入新生王者之列,或许是她并不了解你的真实实力。”
 
    鲁翻天的脸色,变得有些不自然。
 
    “哈哈!”
 
    鲁萱笑得前仰后翻,道:“张若尘,你是不知道,当时,我哥是天极境中极位的修为,步千凡却才刚刚突破天极境小极位。两人居然只是战了一个平手,我都替他觉得丢人。”
 
    鲁翻天呵斥了一声:“你懂什么?步千凡达到了黄极境的无上极境,本来就比常人多一个境界。所以,我和他的那一战,只能算是同境界交锋。”
 
    “切!”
 
    鲁萱丝毫都不怕鲁翻天,继续拆台,道:“步千凡能够修炼到黄极境的无上极境,那是因为他的天赋高,毅力深,能吃苦,肯流血,所以才能比别人多一个境界。怎么说起来,那也是努力之后的回报。”
 
    “哥,不是我损你,你真的和步千凡差距很大,至少你就没能修炼出一个无上极境。”
 
    鲁翻天紧捏着十指,发出咯咯的声音,努力憋住怒火,道:“你以为无上极境那么容易修炼?我在黄极境、玄极境、地极境都只是与无上极境差了一线而已。”
 
    “差一线,终究是差。”鲁萱道。
 
    鲁翻天道:“我已经突破到天极境大极位,若是再战,十招之内,我就能击败步千凡。”
 
    鲁萱道:“你在进步,别人也在进步。据我所知,前段时间各大圣者门阀都在争夺五行墟界的管理权。最终,步圣门阀在争夺中取胜,成为五行墟界的主人。”
 
    “据说,步圣门阀在五行墟界,得到了好几种五行本源灵宝。步千凡若是炼化了本源灵宝,武道修为肯定也会提升很多,说不定已经炼成某种宝体。”
 
    张若尘实在是有些受不了他们两兄妹斗嘴,道:“鲁兄,鲁姑娘,我还有要事要拜见神剑圣地的外事长老,就此告辞。”
 
    “唰!”
 
    鲁翻天横移了出去,立到张若尘的身前,道:“张若尘,今日,你必须与我一战,休想找借口离开。”
 
    张若尘皱了皱眉头,道:“非战不可吗?”
 
    “当然。”鲁翻天道。
 
    张若尘想了想,道:“既然要战,我当然乐意奉陪,不过,却不是现在。时间地点,必须由我来选。”
 
    鲁翻天倒也爽快,道:“你说。”
 
    张若尘道:“三天之后,第七城区,武市钱庄的天级战台,我们当着天下武者的面,公平公正的决斗一次。”
 
    鲁翻天终于明白张若尘的意图,笑道:“在没有突破天极境大极位的时候,我在《天榜》,排名三十万位之后,积累了七万四千八百点军功值。你若是能够在天级战台将我击败,就能取代我的排名,同时军功值也达到七万四千八百点。这就是你的目的?”
 
    “没错。”
 
    张若尘坦然的道:“若是没有目的,我何必浪费力气以你一战?”
 
    “好!我十分期待在天级战台上面将你击败,这一战,就这么定了!”鲁翻天道。
 
    在墟界战场杀敌,积累军功值,并不是唯一一种能够进入《天榜》的办法。
 
    任何一个天极境武者,只要在武市钱庄的天极战台,连赢十场,就能获得一万点军功值,成为《天榜》武者。
 
    当然,排名低的《天榜》武者,也可以在天级战台挑战排名高的《天榜》武者,只要取胜,就能取代对方的排名和军功值。
 
 437.第437章 神木之体
 
    鲁翻天转身就要离去,准备三日之后,在天级战台,与张若尘的决战。
 
    这一战,对他还是很要压力。
 
    毕竟,在武道界,对张若尘的评价,更在步千凡之上。
 
    “且慢。”
 
    张若尘取出一个半尺长的匣子,托在掌心,向鲁翻天递了过去,道:“匣子里面有一方紫云沉香木,重达十一斤,算是赠送给鲁兄的礼物。”
 
    “紫云沉香木。”
 
    鲁翻天的眼睛一亮,目光盯着那一个匣子,衣袖一招,施展出一招隔空取物,一股真气涌出去,将那一个匣子,卷到手中。
 
    五行墟界的五件灵宝,最近一段时间,早就已经在东域闹得沸沸扬扬。
 
    鲁翻天当然听过紫云沉香木,那是木灵本源灵宝,一旦炼化,可以节省武者十年苦修。甚至,还有机会让武者修炼成木灵宝体。
 
    因此,不知有多少武者,对紫云沉香木垂涎三尺。
 
    张若尘剿灭邪木宫,得到两百多斤紫云沉香木,但是,那并不是五行墟界的所有紫云沉香木。在五行墟界,别的人类势力,蛮兽种族,也有少量的紫云沉香木。
 
    甚至,五行墟界的地底,还深埋着大量的紫云沉香木,只是还没有被挖掘出来而已。
 
    所以,在第三轮考核的时候,并不是只有张若尘才得到五件灵宝,别的天才学员也有人得到五件灵宝,只不过没有得到张若尘那么多。
 
    最近一段时间,因为五行墟界的五件灵宝,在东域已经发生了十多起血案,其中,甚至有半圣加入争夺。
 
    在东域圣城的武市,一两紫云沉香木,已经被炒到六万枚灵晶的天价,却依旧是有价无市。
 
    鲁翻天本来就是天生的神木之体,从出生的时候,就能吸收日月之光,吞吐天地灵气,转化为自身的能量。
 
    所以,从婴儿时期开始,鲁翻天就没有吃过任何食物。
 
    在古时,拥有神木之体的武者,能够得到接天神木的庇护,在出生的那一刻,就会被接入神木教,成为神木教的教主继承人。
 
    当然,接天神木被人斩断之后,神木教也随之消声觅迹。
 
    若是接天神木没有被人斩断,拥有神木之体的武者,就能吸收接天神木的力量,潜力之大还超过圣体。
 
    既然接天神木已经消失在世间,那么,神木之体也就不再像以前那么强大,比之圣体都要弱一筹。
 
    紫云沉香木,对神木之体的武者有无穷妙用,一旦将其炼化,能够修炼出比双灵宝体还要强大的体质,足以和三灵宝体抗衡。
 
    打开匣子,看到里面的紫云沉香木,鲁翻天显得颇为平静,有些不解的看向张若尘,道:“张若尘,你确定要将紫云沉香木送给我?”
 
    张若尘点了点头,道:“没错。”
 
    鲁翻天乃是张若尘的六师兄鲁元植的后人,既然他的神木之体需要紫云沉香木,张若尘为何不能送给他?
 
    鲁翻天深深的盯了张若尘一眼,道:“好!你这个朋友,我交了!”
 
    鲁翻天很清楚,张若尘之所以将对战的时间定在三天之后,就是给他三天时间炼化紫云沉香木。
 
    “三天后,我若是炼化了紫云沉香木,你还有取胜的机会吗?”鲁翻天针锋相对的道。
 
    “既然我敢将紫云沉香木交给你,自然是有绝对的把握。”
 
    张若尘笑了笑,背着双手,跟着神剑圣地的一位弟子,向着灵山山腰位置的一片古建筑的方向行去。
 
    “哇!好帅啊!哥,你和张若尘比起来,真的差得好远。”
 
    鲁萱双手抱在胸前,如同花痴一般,望着张若尘的背影,一双圆溜溜的眼眸不停的放光。
 
    鲁翻天倒也没有丝毫生气,道:“此人倒是光明磊落,值得一交。”
 
    ……
 
    神剑圣地的外事长老,名叫鲁有财,主管神剑圣地对外的一切财物支配,包括采买煅器材料,矿山管理,人事调动……等等,一应事务。
 
    所以,鲁有财的权利相当大,油水也很足。而且,他自身也是一位强者,修为达到鱼龙第四变,已经开辟出圣脉。
 
    此刻,鲁有财就坐在张若尘的对面,身材浑圆,脸型圆胖,看上去大概五十来岁的样子。当然,他的真实年龄远不止此。
 
    鲁有财是一个八面玲珑的人,早就已经听说,眼前这一位年轻王者曾经得到老祖宗的接待。
 
    所以,他虽然代表的是神剑圣地,却没有表现出丝毫倨傲,脸上始终挂着微笑,一副很和善的样子。
 
    “张公子亲自登门拜访神剑圣地,不知我有什么可能帮上忙的地方?”鲁有财笑道。
 
    张若尘抿了一口茶水,道:“我有一些东西,想要卖给神剑圣地,就是不知鲁前辈想不想买下来?”
 
    鲁有财的眼珠子一转,虽然脸上依旧挂着笑容,心中却有些不以为然。
 
    神剑圣地是何等地方,只要想要的东西,就一定能够得到,哪会需要去一个年轻小辈的手中购买?
 
    鲁有财的确是一个八面玲珑的人,可是坐在他的那一个位置,却改不了一个坏毛病,那就是太傲气。
 
    就算不将那一股傲气表现出来,心中却也是相当傲然。
 
    所以,他才不免有些轻视张若尘。
 
    鲁有财抿了抿嘴唇,委婉的道:“张公子若是真的有什么了不起的宝物,完全可以寄放到拍卖场,以拍卖的方式将宝物卖出去,才能将宝物的价值最大化。”
 
    张若尘之所以没有将紫云沉香木和黑水琉璃晶,拿到拍卖场去拍卖,就是不想便宜的外人,想要卖给他熟悉的大势力,就算吃一点亏也无妨。
 
    张若尘却没想到,神剑圣地的外事长老,还没有问他要卖什么东西,就直接婉拒,难道张若尘还要继续拿自己的热脸去贴别人的冷屁股?
 
    “好!既然如此,晚辈就去别处看看,若是实在卖不出,再去拍卖场也不迟。”
 
    张若尘站起身,就准备告辞。
 
    “哗!”
 
    就在这时,房间的中央,出现一个白色的光点,散发出刺目的光芒。
 
    那一个光点,不断变大,化为玉圣的虚影。
 
    那是圣者的一道圣念。
 
    “拜见老祖宗。”
 
    鲁有财立即跪在地上,向那一道圣念磕头。
 
    他的心中十分忐忑,不知道有什么大事,毕竟,老祖宗的圣念很少出现。一旦出现,就肯定是有相当重要的事。
 
    玉圣的圣念,道:“鲁有财,三天之内,不惜一切财力,购买一百斤黑水琉璃晶,本圣有大用。”
 
    说完这话,那一道圣念就消失不见。
 
    “一百斤……黑水琉璃晶……”
 
    鲁有财不断擦额头上的汗珠,心中暗暗叫苦。
 
    现在,想要买到一两黑水琉璃晶都很难,更何况是一百斤?这不是在要人命?
 
    可是,老祖宗亲自发话,就相当于是一道圣旨,若是他不能完成任务,就算老祖宗不收拾他,神剑圣地别的那些盯着外事长老这个位置的人,也肯定会对他发难。
 
    到时候,他外事长老的位置,肯定坐不稳。
 
    (祝大家新年快乐,万事如意!)
 
 438.第438章 三亿六千万
 
    鲁有财相当焦虑,一百斤黑水琉璃晶,实在太多,根本不可能在三天之内收集完成。
 
    怎么办?
 
    鲁有财皱着眉头,随后,长长的吐出一口气,立即打出两道传讯光符,分别飞向武市钱庄和步圣门阀。
 
    “希望能够花费高价从步圣门阀、武市钱庄,买到黑水琉璃晶,就算被他们宰一宰,也值。”
 
    就算再高的价格,也必须买到。
 
    可是,没过多久,步圣门阀和武市钱庄就传回消息,他们只有少量的黑水琉璃晶,加起来不足二十斤。
 
    “完了!完了!就连步圣门阀和武市钱庄都只有少量的黑水琉璃晶,要去哪里才能找够一百斤?”
 
    鲁有财相当着急,在心中暗暗发誓,只要知道谁有足够的黑水琉璃晶,就算要他下跪去求,也一定要将黑水琉璃晶买到手。
 
    此刻,鲁有财根本没有心情接待张若尘,急得团团转。
 
    张若尘坐在一旁,显得气定神闲,道:“鲁长老,我可以卖给神剑圣地一百斤黑水琉璃晶。”
 
    “想要找够一百斤黑水琉璃晶谈何容易……等等,你刚才说什么?”
 
    鲁有财就像一个肉球一般,向着张若尘“滚”过去,瞪大了一双眼睛,就像溺水的人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一般,双目紧紧的盯着张若尘。
 
    张若尘道:“在五行墟界,我得到了一批黑水琉璃晶,可以分给神剑圣地一百斤。”
 
    听到这话,鲁有财顿时泪眼汪汪,差一点就跪在张若尘的面前。
 
    “对啊!我怎么忘了,张公子也去过五行墟界。”鲁有财一拍额头,恨不得扇自己两巴掌。
 
    “恩人啊!张公子,你真的是我的大恩人!”
 
    张若尘笑道:“本来,最开始,我就是想要卖黑水琉璃晶,结果,鲁长老却建议我去拍卖场……”
 
    鲁有财连忙按住张若尘的双肩,生怕张若尘离开,道:“别啊!千万不要去拍卖场,张公子,无论如何,你都要将黑水琉璃晶卖给我。我出市面上的双倍价格,不,三倍价格,你看行不行?若是你不满意,我们还可以继续谈。”
 
    张若尘笑了笑,道:“当然可以,就依鲁长老的意思。”
 
    没有人会嫌钱太多,张若尘也不例外。
 
    鲁有财终于长长的松了一口气,三倍价格看似很高,可他若是去拍卖场拍买,需要出的价格,只会更高。
 
    天呐!
 
    幸好张若尘没有跟他计较,要不然的话,鲁有财去拍卖场可能要花五倍,甚至十倍的价格。
 
    张若尘将早就准备好的两百斤黑水琉璃晶取出来,把其中一半,分给了鲁有财,正好一百斤。
 
    看到箱子里面,居然还剩一百斤黑水琉璃晶,鲁有财舔了舔嘴唇,道:“张公子,你能不能将另外一百斤黑水琉璃晶也卖给神剑圣地,价格,你随便开。”
 
    黑水琉璃晶,可是本源灵宝,不仅可以用来炼器,还能用来修炼水灵宝体,根本不是灵晶可以衡量其价值。
 
    能够多买,肯定要多买一些。
 
    张若尘在五行墟界,一共挖出八百多斤黑水琉璃晶,就算卖给神剑圣地两百斤,也并不是多大事。
 
    张若尘想了想,道:“好!就当交一个朋友,我就一次性卖给你两百斤黑水琉璃晶,依旧只收你三倍的市面价。”
 
    鲁有财大喜,道:“能够和张公子交朋友,那是罗某的荣幸。”
 
    虽然鲁有财现在比张若尘的修为要高很多,可是,张若尘是新生代的王者之一。以他的天资,将来的成就,肯定在鲁有财之上。
 
    与张若尘交朋友,对鲁有财来说,只会是好事,不会是坏事。
 
    鲁有财请来两位神剑圣地的强者,将两百斤黑水琉璃晶,送去交给老祖宗。
 
    同时,他将一张紫色的晶石铸造的卡片,递给张若尘,笑道:“两百斤黑水琉璃晶,一共是三亿六千万枚灵晶,全部都存入武市钱庄。张兄弟,你随时可以去提取。”
 
    张若尘接过那一张紫色的晶石卡片,只见,卡片的正面,印着九个星形的光纹,正是武市钱庄的九星贵族卡。
 
    只有在武市钱庄存够一亿枚灵晶的人,才有资格获得九星贵族卡。
 
    拥有九星贵族卡的人,即便是在东域圣城,也算得上是身份的象征,可以去一些常人无法去的地方。进入拍卖场,也能坐贵宾席位。
 
    张若尘将真气注入卡片,卡片的表面,浮现出一缕缕铭纹,形成一连串数字。
 
    三亿六千万枚灵晶,已经是一笔巨大的财富,就连半圣也未必有张若尘富有。
 
    确认数额正确之后,张若尘才点了点头,笑道:“鲁兄,你是神剑圣地的外事长老,应该对东域圣城相当熟悉,我有一件事,想要请你帮忙。”
 
    “兄弟,你有事,尽管开口。在东域,只要不是涉及到半圣的事,老兄我都能帮你办妥。”
 
    鲁有财拍着胸口,信誓旦旦的道。
 
    张若尘道:“我想要在金虹大陆,第七城区,购买一座府邸,不需要太大,但是,最好距离圣院不要太远。”
 
    鲁有财大笑一声:“小事一桩,我现在就命人去打听,若是有消息,立即就通知你。”
 
    “多谢。”张若尘道。
 
    鲁有财道:“咋们兄弟,说‘谢’字,就太见外。真要说一声谢,也是老兄我感谢你。”
 
    张若尘想了想,又道:“还有一件事,我最近遇到了一个大麻烦,身边需要一个可靠的高手,保护我的安全,甚至帮我解决麻烦。鲁兄,应该有办法?”
 
    鲁有财是一个明白人,瞬间明白是怎么回事,眼睛一眯,问道:“张兄弟是想要请一个护卫,还是一个杀手?”
 
    张若尘笑道:“若是要请杀手,我早就直接去黑市下单。但是,我信不过黑市的人。”
 
    “我明白了!”
 
    鲁有财点了点头,捋了捋胡须,笑道:“张兄弟,你应该听说过雇佣兵?”
 
    “当然。”张若尘道。
 
    鲁有财道:“在金虹大陆的第三十一城区,就是雇佣兵的聚集之地。在那里,只要你有钱,不仅可以雇佣到天极境、鱼龙境的雇佣兵,甚至,能够请动半圣级别的雇佣兵王。”
 
    “成名的雇佣兵,皆有自己的信仰,甚至将自己的声誉看得比性命还要重要。而且,在东域有雇佣兵公会,专门约束雇佣兵和制裁雇佣兵。所以说,你若是去请雇佣兵,应该是很好的选择。”
 
    张若尘的眼前一亮,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。
 
    若是能够雇佣一位鱼龙第九变的强者,去杀血灵王,应该是一件十拿九稳的事。
 
    无论使用任何办法,张若尘在前往墟界战场之前,必须要除掉血灵王。
 
    听到鲁有财的一席话,张若尘觉得有必要去一趟第三十一城区,雇佣一位高手,就算不用来杀血灵王,也可以用来保护他的生命安全。
 
    ……
 
    (感谢‘懒惰的小迷糊’成为《万古神帝》的第二位盟主,本来是要加更的……但是……最近真没时间……只能说一声感谢了!)
 
 439.第439章 第三十一城
 
    神剑圣地的地底,铸造着一座高达九十九丈的圣坛,呈圆柱形,巍峨大气,通体散发出白色的神圣光华。
 
    玉圣走到圣坛的下方,手掌轻轻一推,引动一股气流,包裹住那一百斤黑水琉璃晶,离地飞了起来,飞向圣坛的顶部。
 
    白发女子站在圣坛的中央,身姿傲立,伸出五根雪白的玉指,隔空抓住黑水琉璃晶,向悬浮在上空的造化生剑打了过去。
 
    “哗!”
 
    造化生剑吸收了黑水琉璃晶,就像得到生命的源泉,开始缓缓的修复。
 
    玉圣道:“圣祖,张若尘就在神剑圣地,你要不要去见他一面?或许,现在,你就可以确认他的身份。”
 
    白发女子睁开一双绝美动人的眼眸,沉思了片刻,道:“暂时不要,等到造化生剑彻底修复,我肯定会去见他一面。”
 
    不知为何,她的心中颇为彷徨,已经很久没有那样的感觉。
 
    玉圣点了点头,便不再多言。
 
    ……
 
    离开外事殿,张若尘就去拜访神剑圣地的现任宗主,鲁冲羽。但是,却被告知,生剑还没有完全修复,等到修复之后,会亲自送还给他。
 
    张若尘也不多想,当天下午,就离开神剑圣地,准备先去一趟第三十一城区。
 
    “雇佣兵聚集的城区,也不知会是什么样的景象?鲁有财说,他已经安排了一位亲信,在第三十一城区接迎我,希望能够尽快雇佣到一位能够杀死血灵王的强者。”张若尘的心中如此想着。
 
    只有除掉血灵王,张若尘才不能真正的安心做别的事。
 
    血灵王就像一把刀一样,随时都悬在他的头顶,不知什么时候刀刃就会挥斩下来,让张若尘身首异处。
 
    离开神剑圣地没多久,张若尘就产生出一种不祥的预感,总感觉背后有一双眼睛,一直在注视着他。
 
    “难道是神剑圣地的人,贪图我身上的钱财,想要将那三亿六千万枚灵晶夺回去?”张若尘的心中暗想。
 
    再怎么说,张若尘现在也是圣院的圣徒,神剑圣地敢在东域圣城对一个圣徒下黑手?
 
    张若尘将精神力释放出来,发散出去,去探查那一个跟在他身后的强者。
 
 
    一个巨大的血红色掌印,击在张若尘刚才站立的位置,打出一个直径十多米的大坑,周围的地面跟着碎开。
 
    若是张若尘再稍微反应迟缓一点点,刚才那一掌,就会击在他的身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