留下一道深深的血窟窿

- 编辑:admin -

留下一道深深的血窟窿

那一个琉璃骑士的嘴里发出沙哑的笑声,手臂一抖,龙骨长矛旋转了一圈,将先前那一个天极境中极位的佣兵战士的尸体,震得四分五裂,化为血肉碎块,飞了出去。
 
    随后,他双手握住长矛,以矛当棍,猛然劈向冲过来的屠灵。
 
    屠灵并不和琉璃骑士硬碰,立即收回剑法,就像一条美人蛇,以灵巧的身法,沿着龙骨长矛冲到琉璃骑士的面前。
 
    “唰!”
 
    她再次出剑,犹如灵蛇吐信一样,依旧是击向琉璃骑士的左目。
 
    眼看她就要一剑得手,蓦地,另一根龙骨长矛从她的左则刺出,将她左肩的铠甲刺穿,留下一道长长的血痕。
 
    屠灵的脸色一变,只见左侧方向,竟然出现另一位琉璃骑士。
 
    琉璃骑士的实力,本来就堪比鱼龙第一变的强者,况且,他们还刀枪不入,水火不侵。
 
    屠灵虽然进入《天榜》前十万位,实力强大,可是在两位琉璃骑士的合击之下,却险象环生,只能躲闪,有好几次,都差一点就被龙骨长矛刺穿身体。
 
    “嘭!”
 
    交手数十招之后,其中一位琉璃骑士,挥动长矛击在屠灵的腹部,将屠灵打得口吐鲜血,抛飞了出去,重重的摔落在地上。
 
    “去死。”
 
    另一位琉璃骑士,驾驭蛮兽,冲到屠灵的身前,提着龙骨长矛,就向屠灵的胸口刺了下去。
 
    屠灵的手掌按着胸口,只感觉五脏疼痛欲裂,连手指都难以动一下,看着从上方刺下的长矛,眼中尽是绝然的神情。
 
    突然,一道年轻的人影,出现在她的面前,正是张若尘。
 
    张若尘的手臂,向前一伸,五根手指散发出紫色的雷电光芒,紧紧的将龙骨长矛捏住。
 
    龙骨长矛的毛尖,距离屠灵的胸口,几乎只剩一寸的距离。
 
    看到站在身旁的那一个年轻男子,屠灵的神情一松,道:“张若尘。”
 
    她连忙调动真气,在体内,运行了一个大周天,伤势恢复了一些,立即,一掌击在地面,弹射了起来。
 
    张若尘一只手抓住龙骨长矛,另一只手,弹出一枚五品疗伤丹药,道:“先服下。”
 
    “多谢。”
 
    屠灵并不客气,接过疗伤丹药,就立即吞入嘴里。
 
    “哼!小子,你是在找死。”
 
    那一个琉璃骑士根本没有将张若尘放在眼里,双手握住龙骨长矛,运转全身的力量,想要将张若尘甩飞出去。
 
    可是,张若尘的双脚,像是生了根,无论那一位琉璃骑士如何用劲,他就是纹丝不动。
 
    “一字穿心!”
 
    另一位琉璃骑士,立即赶了上来,施展出霸道的招式,长矛,平刺了出去,携带一股巨力,击向张若尘的胸腹。
 
    “张若尘,小心,两位琉璃骑士组成的合击阵法相当厉害,能够使他们的战力倍增。”屠灵提醒道。
 
    屠灵的修为,本来就是极强。若只是对上一位琉璃骑士,她还有信心将对方击败。
 
    面对上两位琉璃骑士,她却难以坚持百招,由此可见,琉璃骑士的合击手段的厉害。
 
    “神龙之劫。”
 
    张若尘面无惧色,离地飞去,冲到琉璃骑士的身前,一掌拍击了出去,打出一大片雷电之光。
 
 446.第446章 杀伐果断
 
    “嗷!”
 
    一条十多米长的电龙虚影,从张若尘的掌心飞出,撞击在琉璃骑士的胸口,电龙虚影从那一个琉璃骑士的后背飞了出去。
 
    “噗!”
 
    那一个琉璃骑士遭受重创,胸腹变得血肉模糊,若非琉璃骨甲,恐怕他的身体已经四分五裂。他的嘴里吐出一口血雾,眼前一片昏黑,重心不稳,从蛮兽坐骑的背上,坠落了下去。
 
    张若尘落到蛮兽坐骑的背上,夺过他手中的龙骨长矛,向下一刺,直接刺进那一个琉璃骑士的嘴里,将其的头颅刺穿。
 
    鲜血,从琉璃骨甲的缝隙中流淌出来,将地面染红了一大片。
 
    不远处,另一位琉璃骑士微微愣一下,似乎还没有反应过来。
 
    “嘭!”
 
    张若尘丝毫都不拖泥带水,单手捏着龙骨长矛,猛然挥了出去,击在那一个琉璃骑士的身上,将那一个琉璃骑士打得从蛮兽坐骑的背上飞了出去。
 
    琉璃骑士惨叫一声,撞破一堵六米高的残墙,落入废墟之中。
 
    “好厉害,同样都是天极境武者,为何差距如此之大?以张若尘的实力,恐怕已经能够排入《天榜》前一千位,不,前五百位。”
 
    屠灵看见张若尘轻松击溃两位琉璃骑士,心中十分震惊,终于明白她和张若尘的差距。
 
    张若尘站在高处,向四周看了一眼,发现银空佣兵团最强大的两位高手,银月临空和聂红楼都被牵制住。
 
    银月临空凭借自身的修为,独自一人,抵挡住琅嬛金钟的音波攻击,根本无法分身去击杀琉璃骑士。
 
    聂红楼则被两位琉璃骑士长给缠住。
 
    黑市一品堂派遣出来的两位琉璃骑士长,皆是一等一的强者,他们的体内开辟出了圣脉,可以将真气转化为微弱的圣气,再加上琉璃骨甲的加持,竟然可以与聂红楼拼得不相上下。
 
    “我和帝一本来就是不死不休的敌人,既然如此,那就助银空佣兵团一臂之力。”
 
    张若尘下定决心,要与黑市的武者拼死一战。
 
    他唤出紫雷剑,施展出御剑术。
 
    “咻!”
 
    紫雷剑化为一道流光,飞了出去,撞击在一位琉璃骑士的背心,将那一位琉璃骑士打下了蛮兽坐骑,坠落到了地上。
 
    “轰隆!”
 
    张若尘驾驭蛮兽,冲了过去,手持龙骨长矛,再次猛然刺了下去,击在那一个琉璃骑士的胸口。
 
    “咔咔!”
 
    琉璃骨甲虽然没有破碎,但是,那一个琉璃骑士的肉身却承受不住强大的力量冲击,胸口向下塌陷,发出骨裂声。
 
    就连地面,也凹陷下去。
 
    那一个琉璃骑士的嘴里,不断涌出鲜血,全身颤抖,最终,五脏六腑化为血泥,失去了生命气息。
 
    片刻之间,就有两位琉璃骑士被张若尘击杀,还有一位琉璃骑士被打成重伤。
 
    即便是黑市,要培养一位琉璃骑士,也需要花费大量灵晶。
 
    损失一位,就等于是损失了一大笔财富。
 
    帝一站在琅嬛金钟的外面,眼睛眯了一下,露出不悦的神情,道:“血灵王,现在,该你出手了!”
 
    血灵王冷笑了一声,立即冲了出去,穿过金色的光幕,进入银空佣兵团。
 
    “你们也去,速战速决。”帝一道。
 
    站在帝一身后的红欲星使、橙月星使、幽蓝星使、紫风星使,同时冲了出去,也加入到战圈里面。
 
    原本,在十八位琉璃骑士的攻击之下,银空佣兵团就承受了巨大的压力。
 
    四大星使和血灵王加入进去之后,对他们来说,更是如同毁灭性的打击。
 
    “难道就连老天也要亡我们银空佣兵团?”
 
    聂红楼浑身浴血,独自一人,硬抗两大骑士长和幽蓝星使的攻击。
 
    突然,紫风星使施展出一招鬼级中品的武技,“天地离合枪法”,击在银月临空的小腹,将银月临空的身体刺穿,留下一道深深的血窟窿。
 
    “银月临空,与我交手,你还敢分出一部分力量抵挡琅嬛金钟?”
 
    紫风星使收回紫煌枪,冷笑了一声。
 
    随着紫煌枪收回去,从银月临空的小腹位置涌出一道血泉,顺着修长的大腿,一直流淌下去。
 
    银月临空立即使用一缕圣气,封住伤口,紧咬着两排雪白的牙齿,道:“你难道就不怕我收回玄影光盾,让琅嬛金钟的音波之力降落下来,将钟内的黑市的武者镇杀?”
 
    紫风星使冷笑,道:“那样的话,银空佣兵团的那些佣兵战士,也将被音波杀死。银月临空,你最大的弱点,就是不够心狠手辣。当初,你叛出黑市,是因为这个原因。现在,你要死在这里,也是因为这个原因。”
 
    紫风星使和帝一都很清楚,若是银月临空要走,他们拦不住。
 
    只有借助银空佣兵团的那些佣兵战士的性命,才能牵制住她,使她想走也走不掉。
 
    人,总是有弱点。
 
    “所有恩怨,今日,该有一个了结。”

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? You'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.